首页 >最新资讯

男子将她宠上天却送与人玩竟是因为她曾说错句话

2019-11-10 02:17:11 | 来源: 最新资讯

男子将她宠上天却送与人玩竟是因为她曾说错句话

众所周知,琅嬛阁是天界最大的藏书阁。

天界的三公主千珍不能修炼法术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虽然3公主七岁那年初练法术却被法术反噬的事情,被天帝极力压了下来,但还是不胫而走。后来经过多方探索,方发现她只是不能修炼攻击系的法术,其他若不带攻击性倒还可以。

可是这事情也打击到了千珍,所以她便再也不碰法术这些东西。

既然不能修炼法术,她就把注意力转向了别处。习不了武就习文呗,几年下来,她几近把琅嬛阁里的书都看遍了。

为此天后还特意给了她一把琅嬛仙阁的钥匙。

在天帝带领天兵天将赶赴3石林,半月后依然未归时,终于传来捷报的喜讯,千珍看完星尊殿下和哪吒等人寄来的信件后,又去了琅嬛仙阁。

这次与往常不同,她没有看书,而是去了书架后面的一间小屋子里。才打开门,千珍被尘土呛得咳嗽了好一阵。压下不愿,捂住嘴巴走了进去。屋子不大,蛛网遍布,所有的东西上都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,脏的简直吓人。

她走到最里面的地方,将墙角的桌子挪开后,在墙根处摸索了一阵,碰到了一块崛起。她面露欣喜,赶紧按下去后,就起身看着。

轰隆隆的一阵响声后,暗门打开,她取下墙壁上的一盏长明灯走了进去,待眼前的景象清晰后,衬着灯光发现了这间密室里仅有的一张实木桌子,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宝贝,异常华丽。

“这类地方,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。”千珍感叹,“真是,不可貌相……”

“仙舟,仙舟……”她在桌上翻翻找找了一阵子,终究发现了一方白玉雕成的小船,怅然拿起来塞进怀里,顺着原路出去了。

千珍为何会来这里找东西,自然又是受那梦中人的指点。

离开琅嬛仙阁后,急急忙忙地赶回圣恩宫。

谁知又在门口撞上了莲香公主,千珍吓了一跳,无奈地看着她:“我说二姐,你怎样老来圣恩宫啊!”

莲香瞪她:“这叫什么话,姐姐还不能来看你了!”又看见她满身脏污,柳眉微蹙,拎起她就往里走,“瞧你这一身的尘土,又跑哪里玩去了,赶快洗洗!”

千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时,莲香公主已喝了两壶茶了。一看见她进来,就放下了手里的杯子,把她扯到凳子上坐下来,接过旁边宫女递来的干布,给她擦拭头发,边嗔怪道:“总是这样,生病怎么办?”

千珍晃着脚丫,笑呵呵地道:“没关系,我们是神仙啊,怎么会生病的!对了,2姐你为何又回天庭,是跟飞星姐夫吵架了吗?”

莲香无奈地翻白眼:“你头脑里都在想甚么呢,我跟飞星的关系好得很,轮得着你这丫头瞎操心!”看头发擦得差不多了,就坐到一边,“我听说前线传来喜报,所以特地赶来天庭想知道具体情况,顺便再来看看你。”

千珍撇嘴:“顺便啊……”

莲香公主无奈地叹息。

千珍无聊地趴到桌上:“我好想去看看他们啊……”

“别整天胡思乱想的,战场那么危险的地方你可去不了,再说了你……”

话到此处却突然顿住,莲香眸光一黯。

千珍不在意地接下去:“我不会法术,不能离开天庭。”

莲香看着千珍毫不在意的模样,心里钝钝的疼。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女子冰冷的声音,千珍被诅咒过,所以她永远学不了攻击性的法术。

莲香仍记得自己问过她,流星,你是在关心珍儿吗?那女子却只是冰冷地回应道,我只是想看看,当她明白这全天下不过是一场骗局时,将作何反映!

全天下的骗局啊……

想知道的又何止她一个。

沉默许久,她轻声道:“珍儿,对不起。”

千珍抬起头,无所谓地笑笑:“没关系,我习惯了。”

莲香公主离开后,千珍偷偷溜到南天门。可能是轮班的时间,这里一个守卫也没有。她顺利地出了天庭,拿出方才找到的白玉小船,念着梦中人交给的咒语。片刻后,那玉质的小舟忽然放出耀眼的白光,瞬间化作一方真正的小船!千珍跳上去,站到船头,大喝一声:“去三石林喽!”

仙舟载着千珍晃晃悠悠就一路从天上,飘到了人间,但目的地却并非三石林。而是停在了一处山峰之上,便再也不动了。千珍郁闷地敲着桅杆:“我说,这里不是3石林啦,你快走,快走!”

听凭千珍将咒语念了无数遍,最后几近口干舌燥了,这船就是文风不动。不但不动,居然还化成了原形——一根食指大小的小船!

千珍气得险些昏过去,对着那只小玉船又打又咬,最后一气之下砸到了一块石头上,然后,就“玉石俱焚”了……

千珍目瞪口呆,怎么会有这么倒霉的事,怎样还让她碰上了!

千珍冷静下来,收拾了小玉舟的碎片,找了快半人高的石头坐上去休息。她愁闷地托着脑袋,接下来该怎么办啊?仙舟坏了,她又不会法术,留在人间的话,没有任何生存能力,会死的吧……

堂堂天界的3公主,我死的也太冤了!

就这样,一直从早上坐到了午后。

这几天在泰山举行武林大会,莫情和莫轩自从来到泰安后就一直想上泰山上看看,赵天佑被他们硬拽了来。这两人说甚么要欣赏沿途的风光,有轻功还不让使,就这样花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好容易爬到山顶,却看到了这样一番情形。

1袭白衣的少女撑着头坐在半人高的石头上,映入眼中的侧脸精致如玉雕。那人似乎听到了这边的动静,就转头看过来。那张脸真的跟粉雕玉砌的一般,大大的眼睛迷茫的看着他们。山风迎面吹来,长发顺着她的面颊拂过。

莫情忍不住道:“好漂亮的人啊……”

千珍跳下石头,奇怪地问道:“你们是谁?”

莫情忙到:“在下莫情。”又指着旁边一身青衣的男子道,“这是我哥哥,莫轩。”最后那白衣男子道,“这是赵天佑大哥。”

千珍回过神,观察起几个人来。

那叫莫情的姑娘穿一身水绿色的衣裳,长的很是清秀,样貌和善,举手投足间很有气质,一双眼睛灵动又活泼;

莫轩与莫情的长相有几分类似,只是多了半分调皮,样貌倒也耐看;

旁边的白衣男子是这几人里长相最出众的,俊逸非凡,手握长剑,较那两人多了些许庄重,倒显得风度翩翩。

千珍赶忙打招呼:“你们好,我是千珍,叫我珍儿吧。”

莫情道:“你怎么会在泰山顶上的,也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吗?”

千珍摇头:“我是不小心掉到这里的。”

“掉?”莫情与莫轩面面相觑,忍不住笑道,“千珍姑娘真是幽默啊,你难道是神仙不成,飞着飞着就掉下来?”

千珍点头:“是啊。”

莫轩打着哈哈,问道:“千珍姑娘从何而来,为何会在这里?”

千珍奇怪地看着他:“我不是说了吗?我是神仙啊,不小心掉到这里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好好一个姑娘家,怎么是脑袋有问题啊!

莫轩翻翻白眼,看了看天色后,对莫情和从头到尾一直在沉默的白衣男子道:“走吧,天色不早,该回去了。”

几人点点头,可刚转过身,赵天佑就感觉袖子1紧,回头就见女孩子正拉着自己的衣衿,眼神里满是祈求,不禁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千珍怯生生地道:“我……我没地方去,你们可不可以带我走啊。”

赵天佑一愣,怎样也没料到她会对初次见面的人提这类要求。

莫情见她可怜,就道:“好吧,反正我莫家堡也不在意多养一个人。”以后再差人打探她的身份。

就这样千珍跟在他们后面下山去了,偷偷地奸笑一声,生活问题解决了!

回到赵天佑等人所在的客栈后,千珍细细打听之下才知道他们都是江湖中人,来泰安是参加武林大会的。她听完兴致勃勃地想去看,却被告知武林大会昨天就已经结束了,他们也是由于闲下来才上山去看景的。

莫轩和莫情是淮南一个门派莫家堡的少爷和小姐,由于名声大而父亲另有要事在身,所以他们才会代替父亲来的。至于赵天佑,因为他师父天下第一散人受邀主持这次盛事,他自然要跟来的。

千珍当晚也见到了那个所谓的天下第一散人刘希林,一个酒鬼罢了。

晚上的时候,众人在客栈大堂吃饭,满满一桌子饭菜,把饿了一天的千珍感动坏了。

众人动筷,坐在一边的刘希林却只是拎着酒葫芦笑呵呵地看着,也不吃东西。赵天佑他们似乎是习惯了,也不管他。千珍却忍不住道:“老大爷,你不吃饭老饮酒对身体不好的。”

林子林笑眯眯地道:“小丫头有心了,老头我身体好得很!”

“这样好了。”千珍想了一下,放下碗筷。

众人好奇地看着,之间她取出来一个青花白瓷的药瓶,递给刘希林:“这是我平常没事捣鼓的凝碧丸,您有空就吃一粒,对长时间饮酒的人很有好处的。也不算是补药,对内伤之类的也很有效,还能祛毒的。”

林子林接过,毫不在意地收了起来。可他不知道,就是这药,日后起到了极大的作用。

正其间,就听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吆,这不算千珍么,让我好找啊。”

众人抬头看过去,就见门口站着中年女子,大红长袍却是一副绝尘的气质,袖中藏剑,挽着江湖女子适用的发髻一副游侠的架势。

千珍疑惑,她不认识这个人啊。而且,此人身上有仙气。

刘希林却是脸色1变:“红姑!”

“红姑?!”莫情莫轩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亮光,“剑术出神,十年未曾现世的剑仙红姑?!”

红姑却不做理会,只是看着千珍:“倒是跟画像上一般无二,小丫头,有人托我照顾你,跟我走吧。”

千珍不解:“谁?我在这里可没有认识的人。”

红姑高深地一笑:“你可认识星尊和莲香?”

天庭大皇子和2公主的名讳并非凡间之人所能熟知,千珍自是明白她绝非一般人,点点头:“好,我跟你走。”

红姑又转向刘希林:“既然来了泰山,前辈便一定会去他那里。还麻烦先辈转告,红姑有要事相求,过几日我便去找他。至于这个女孩,我暂且先带走。”

刘希林点头。

皓月当空,清光如霜,斜斜地照进屋子。

千珍酒足饭饱后,趴在桌子上无聊地玩弄着杯子。房间窗户打开着,红姑就坐在窗沿上,靠着窗框闭目养神。

“你真的是蜀山剑仙啊。”

红姑睁开眼睛,低头看着她,轻轻笑道:“原来你早就知道了。”

“因为你身上的仙气太明显了,你都不加以掩饰,只要有点法术就会发现你的与众不同。”千珍忽然感兴趣地看向她,“你说会不会有人把你当妖精收了?”

“不会。”红姑被她逗乐了,“仙气与妖气差多了,世上哪有那末笨的道士。更何况,我从蜀山而来,就是专门诛杀妖孽的。”

“听你这么说,剑仙一定很神气喽。”千珍坐起来,“不过我听说,蜀山是不收女弟子的啊。”

“谁说蜀山不收女弟子的?”红姑出言反驳的时候,眼底闪过一丝不为发觉的隐痛,转头看向窗外,“我八岁时被选中进了蜀山,跟我同去的还有两个师姐妹,只是……我们都太让师傅失望了。”

说这些话时,她一直是仰着头的姿势。

千珍恍然发现红姑的眼睛被月光映得亮晶晶的,她一直这样不低头,大概是怕眼泪落下来吧。

在这个绝尘的女子身上一定产生过甚么。

许久的沉默后,千珍出言打破尴尬:“你是怎样找到我的?”

“托我办事的人告诉我不日ni将落凡尘,至于何处,却未道明。我前几天卜了一卦,算到有缘人会停在泰山之巅。”红姑道,“可我去了泰山之巅,却未发现你的踪迹,料想你可能在山下,一家一家客栈的找才找到你。”

千珍立刻问道:“你是受谁之托?”

红姑却摇头:“你日后便知。”

千珍撇嘴,习以为常般道:“不说算了。”

红姑无奈地看她一眼,问道:“夙闻三公主不懂法术,你又是如何来的凡间?”

千珍想起自己的悲惨遭遇,表情突然变得很悲壮:“我被人耍了,送了一条仙舟,却是一次性的,还管送不管接!”

红姑看着她满腔怒火的模样,哭笑不得。

“红姑……”千珍忽然看向她,“你……会飞天术吧?”

红姑微笑:“怎么,想回天庭?”看到千珍点头,红姑却轻微而坚定地摇了摇头,“飞天术我的确会,但是不能教你,飞天术亦属攻击系,是攻击系最底层的法术之一,怕是你一学就会被反噬吧。”

千珍的脸色瞬间黯淡。

红姑看着千珍的眼睛里已满是怜爱和惋惜,她很早以前就听说过这个小公主的事情,对于此事她所知不多,但千珍绝对是最可怜和最无辜的那一个。

死般的沉寂,映着清冷的月光,令偌大的客栈略显苍凉。

突然1声尖厉的长啸划过夜空,惊扰了缄默中的二人。

“怎么了?”千珍被吓得回过神,跨到窗前向外望,“什么声音?”

“妖精的嘶喊。”红姑看着远处,柳眉微蹙,伸手指着一处地方道,“那边有个巨大的妖怪,可能受了甚么惊扰正在惶恐。看,妖气。”

千珍顺着她的手看过去,皎洁的明月之下,模模糊糊的山林深处,有若隐若现的红光在升腾,明明灭灭,在夜幕中显得诡异而模糊。

千珍看向她:“到底产生什么事了?”

红姑嘴角一勾,在千珍还未反应过来前,拎起她的衣领跳出窗户:“去看看!”向着妖气弥漫的地方疾驰而去,留下一路的尖叫。

千珍被红姑拎着跑了足有十里地,几近丢掉了半条命。好不容易等她停下来时,只剩下坐在地上喘气的份了。

“有东西。”红姑喃喃低语,看着前面葱茏的树林,谨慎地向前挪了半步,右手在袖中攥紧了流光的剑柄,左手抬起缓缓推向前方,然而只是走了不到1尺,就被甚么东西挡住了。轻轻游走,却过不去,仿佛有道无形的墙。

千珍看到这里,忍不住道:“有结界啊。”

红姑点头,面色沉着:“这里的妖气很不详,而且不止1只妖精。”

千珍疑惑:“在打架吗?”

“尚不清楚。”红姑嘴角浮起一丝冷笑,“进去看看就知道,到底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!”

“铮”地一声,流光剑出鞘,剑仙猛然退后几步,一剑劈出。剑光闪过,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切开了,略显出一层红色的薄膜般的东西,缓慢地向两边张开,无声地摇摆。

红姑见状,飞快地往里跑去:“结界被我劈出了一个缺口,快跟我进去!”

“哎,你别丢下我一个啊!”千珍赶紧追上去,却仍是慢了半拍。

红姑俨然踪影全无,只剩她一个了。

此时的红姑已出了树林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湖泊——妖气最浓重也是最集中的地方。

到处狼藉,明显曾发生过一场恶战。

正在红姑皱眉寻思时,突然自上空传来一声凄厉的哀嚎,一道猩红的光闪过,似乎有什么狭长的东西被拦腰剖开,迸裂出一颗清光4溢的圆珠落入了一旁的树林里。只在瞬间,一个庞然大物轰然落入湖中,掀起大片水潮!

巨大的红影随之闪过,落在了岸边不远处的草地上。

湖水渐复平静,红姑抬首看去,湖中竟然有一具长达三十几丈的巨蛇尸首!就在她惊讶间,不远处的红影渐渐变小,最后竟化成了人形!——妖艳的绯衣女子,脸上带着疲惫,看向蛇尸时,却满是嘲笑:“吃了我那么多同门,活该你也有本日!”

红姑看到那女人时却是吃了一惊:“是你!”冷笑一声,“拈花宫宫主蝴蝶夫人竟是只蝶妖!”

那女人才发觉到旁边有人:“剑仙红姑!”她回过神,忍不住苦笑一声,“没想到啊,在我杀了宿敌力竭之时,竟会碰到蜀山剑仙,真是……”

红姑十年前闯荡江湖之际,南方一带兴起了这么个叫做拈花宫的门派,听说其宫主的功夫甚是厉害,她一直想要去领教,但琐事诸多,唯一一面之缘便再也没有来往,没料到会这样再见。

红姑负手握剑,淡淡道:“除妖卫道乃蜀山剑士之本。”

“能死在剑仙手里,也是蝴蝶的福分。”那人认命地阖上双眼,没有半丝反抗之意,“你动手吧。”

剑仙缓缓抬起手中雪亮的流光剑。

“慢着!”

凭空传来的声音令红姑手中的长剑一顿,眼前白影一花,已有人挡住了胡蝶夫人身前——竟是千珍。

红姑诧异地看着她:“你这是干什么!”

千珍摇头:“她没有做坏事,为何要她死?而且她想杀你轻而易举,却宁可死在你剑下,足可见她没有害人之心。所以红姑,你不能杀她。”

“甚么叫……”红姑蹙眉,“她杀我易如反掌?”

千珍一动不动,道:“我自小博学多才,曾在1本叫《伏妖录》的书上说,蝶妖有一项绝技,即在它们完全抵不过对手时,可以瞬间展开双翼释放出炫目的光华,光华有剧毒,不管仙凡皆不可避。她此刻就算功力大损,也大可耗尽最后一口气,与你同归于尽的!”

剑仙不语,只是看着千珍身后的蝶妖。

胡蝶夫人点头,平静地道:“这丫头说的是实话。”

红姑看她:“为何一心求死?”

“生无可恋。”胡蝶夫人1笑:“三百年前,我父母兄弟全被这蛇妖所害,我苦心积虑修炼了这么久,总算将他铲除。既然大仇得报,我这辈子也算美满了。死在剑仙手下,蝴蝶绝无怨言。”

“你怎么可以这么说!”

被这一声当头棒喝击得有些昏头,蝴蝶夫人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少女。

千珍撇嘴:“我看了那么多书,所有人都想活着。生命是个这么神奇的东西,活着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,怎样能只为了仇恨呢?能活着多幸福,你怎就不知好好珍惜?而且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你无权决定自己的生死!”

胡蝶夫人沉默地看了她半晌,忽地苦笑起来:“方才与蛇妖大战已耗费了过多的法力,而且我亦受了重伤。即使你不杀我,我也未必能活多久。”

“啊,这个给你吧。”千珍摊开手掌,露出一颗清光4溢的圆珠,“这是千年蛇元,医书上说可以治愈任何病伤,很难寻的。不过我多幸运啊,刚刚在树林跑的时候,它竟然从天而降砸到了我头上!捡了大便宜啦!”

这个孩子,有一颗一尘不染的洁净灵魂。蝶妖看着兴奋不已的少女,心头莫名的涌起一股暖流。伸手接过蛇元,微微一笑:“多谢。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千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这蛇元本就是你挑出来的,我只是完璧归赵。”

“不知——”蝴蝶夫人的眼中闪过一道奇特的亮光,似水又似刀,“姑娘在天庭担负何职?”

千珍一怔。

“她没有职位,由于——”意外地,女剑仙竟替她说出了实话,“她是天庭的三公主。”

“三公主?”胡蝶夫人的惊讶只是一瞬,微微笑道,“你身上的仙气浓厚,定不是甚么无名小仙,却未料到竟是天界的公主,胡蝶失敬了。”但她的话却未就此完结,脸上的笑意愈发诡异,“只是没想到,会是她呀。”

剑仙的脸瞬间冷下来:“你竟还知道这些,难道……”

“我没有参加。”她毫不畏惧地看着剑仙,“那次大战波及的范围的确很大,她也确切曾派让人来鼓动我们趁机谋反,但我没有参加,算是隔岸观火。我虽非什么深明大义之辈,但她的私心还能看出来,我凭什么要为她的一己之私而拼命。”

言罢再不理睬红姑,而是转向千珍:“三公主日后若有任何需要,尽可吩咐拈花宫之人,我等定会竭尽所能的满足。”

本文未完,后续内容请添+关注微信公众号 kanshu78 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215 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

(注意:是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数字)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喝酒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图片

西地那非可以分开

印度神油印

猜你喜欢